您当前位置: 913VR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高管专访

年度访谈之易瞳科技:我们搞了一个业内最好玩的实验

2017-01-19 来源:913VR 作者:丹哥说VR

摘要:本周我参加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活动,这就是由深圳易瞳科技发起的“镜中世界”体验周活动。之所以说这个活动很有意思,是因为它是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进行的,而且为时一周。

 
本周我参加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活动,这就是由深圳易瞳科技发起的“镜中世界”体验周活动。之所以说这个活动很有意思,是因为它是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进行的,而且为时一周。到底这是一个什么活动,为什么会选择一周七天的时间,带着这些问题,我来到了活动的举办地点——水晶桔子酒店北京安贞店。
 
进入727房间,我看到了易瞳科技的各位同事,还有本次活动的主角——易瞳科技的CTO艾韬 Arkin。我和Arkin并排坐在一张桌子后面,Arkin头戴着自家的MR眼镜,而我们的面前是正在进行直播的手机。整个采访过程就像是一档电视访谈节目,在正在观看直播的几千名观众面前进行采访,对我来说真的是第一次。
 
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,而我们特别喜欢这种生活方式
 

 
一边心存忐忑,一边我们开始了今天的采访。我首先请Arkin介绍一下易瞳科技的前世今生。
 
Arkin告诉我,易瞳科技成立于2015年5月18日,成立这家公司的主要原因是他和易瞳科技的CEO梁剑泓 Nic 很喜欢创业的状态。“我们都觉得创业是就一种生活方式,之前我们在多伦多开过一家小公司,主要做云计算相关的业务,后来因为学业的原因暂停了。我毕业之后,我们就选择了我在学校研究的领域作为我们新的事业的开始,也就是与头戴式设备和计算机视觉相关的技术,简单来说,就是MR眼镜。”
 
本来之前要进行这方面技术的创业是不可能的,但当Oculus出来之后,大众和资本都开始关注头戴式设备。关于创业方向的选择,Arkin认为如果在国外创业,那就要做特别垂直的技术,而如果在国内创业,则需要做相对完整的硬件产品。”最终我们在去年过年前就回国了,拿到投资协议我们就开始招人了,然后五月份资金到账了,我们就正式开展我们的业务,现在我们有了一代产品,二代产品也正在研发当中。我认为创业的时机真的很重要,我之前实验室里有句话我很喜欢——想到就做,做了再学。“
 
2016年,我们做过的事情可以分为技术和商业两条线路
 

 
关于2016年,Arkin告诉我,易瞳科技做过的事情可以分为两条线路来进行回顾:第一条是团队在技术方向的探索,第二条是团队在商业和行业应用上的探索。
 
“在技术的硬件方面,我们的MR眼镜采用的技术是视频透视,也就是眼镜前面有摄像头,摄像头将拍摄的画面显示到用户眼前的屏幕上,而用户是不能直接通过双眼看到外界的。它有很多优势,比如说视场角大,改变的自由度大(可以加入AR或更多的内容),它也有一些劣势,其中最大的劣势就是有延迟,而且这个延迟是只能减缓而不能解决的。我们的一代眼镜是从摄像头到电脑再到屏幕,这种架构其实是有一些问题的。我们正在研发的二代眼镜是摄像头直接到屏幕,然后分流出一路下采样的视频给电脑处理,电脑在跑SLAM算法的时候不需要很高清的图,这样我们就可以减少对电脑性能的要求,换句话说,我们可以用更小的电脑和更低的能耗来跑我们的算法。“Arkin告诉我,计算机视觉技术是一项很神奇的技术,行业比学术要领先很多,也就是说,这是一个应用先行的领域。
 
在商业和行业应用方面,Arkin说他们正在接触的项目分为娱乐、教育和营销三个领域。在娱乐方面,易瞳团队正在尝试类似于儿童剧场这样的应用。在教育方面,易瞳科技的一代眼镜可以作为一种教育设备来进行使用。“一方面我们制作的内容可以有教育性,另一方面我们一代眼镜已经开源了,它本身就是一个高效的教育工具,希望学习VR/AR技术的人可以把它做一个研究和学习的设备。“在营销方面,虽然现在的头戴式设备都不太成熟,但消费者对于尝试这种设备的欲望很强,而易瞳科技会结合不同行业的需求来做营销方面的方案。
 
Arkin进一步说道:“关于商业方面的探索,实际上我们还在寻找一个容易复制和标准化的领域,目前我们还在探索阶段,项目也基本上是一单一单的在做。我们希望在多做一些项目之后,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点,然后把这些共同点标准化,方便以后快速复制,这也是我们在探索过程中需要一直思考的事情。“
 
本次活动一方面是实验,一方面也是表达我们的探索精神
 

 
听Arkin回顾完易瞳科技今年做的几件大事,我终于问到这次有意思的活动本身了。Arkin说他最初就是想做一个实验,看看如果有人戴着画面左右颠倒的MR眼镜,在一段时间内会不会适应这种颠倒的世界。“我们通过算法实现了MR眼镜左右颠倒的效果,比如说你戴上我们的眼镜之后,当你伸出左手,你会看到你在镜中世界伸出了右手,而当你向左看,你会感觉到自己好像是看到了右边的世界。“
 
关于这个实验其实有一个渊源,我们知道其实我们眼睛成像的原理也就是小孔成像,外界投射到视网膜的图像是上下左右颠倒的,如何把反的画面变成正的视觉,这曾经是困惑生理学界的一个问题。有一位名叫George Stratton的学者戴着上下左右颠倒的棱镜进行了实验,他用了七天适应了颠倒的世界,而之后他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适应回来。Arkin本次的实验也是想通过七天时间戴着MR智能眼镜适应左右颠倒的世界,来证明人类的视觉是可以被改变的,可以适应未来MR带来的数字化视觉感知。
 
“本来我是希望让另一位同事在这段时间里照顾我的生活,我们两个人悄悄的把这个实验做完,然后把我的适应过程记录下来,写成一篇文章。后来我们发现这个实验其实还可以对外表达我们对科技的探索,同时也是展示MR智能眼镜技术的契机,那么为什么不把整个过程用最真实的直播方式来展现出来呢?让大家一起来见证,易瞳科技的探索与分享精神,所以我们打算真实记录这个过程,同时让大家可以参与到这个过程里面,于是就有了本周的活动。“说到这里,Arkin一笑。
 
在七天的时间里,Arkin将在清醒的时间一直戴着MR眼镜,在休息和睡觉的时候,他会戴上眼罩,保证双眼看不到真实的世界。据说实验开始的第一天,Arkin的眼眶就开始发肿,说到这里我一方面非常佩服Arkin,另一方面也确实比较担心,这真的是用生命在做实验啊!不过Arkin也说他们做了一些准备措施,比如说每天更换眼镜上的海绵来保持卫生,在眼镜与皮肤接触的地方垫一层柔软的纸巾等等。“总之,我愿意承担这次实验的风险,毕竟已经有前辈做过类似的实验,而且他的实验强度更大。”
 
对于本次直播,Arkin表示他希望更多人了解、理解并支持易瞳科技的活动,了解易瞳科技的产品。而他也希望能够解答自己的困惑,看看到底七天下来能不能适应颠倒的世界,其适应过程又是什么样的。最后,Arkin也希望通过长时间佩戴自家的产品,可以发现更多值得团队花时间提高的地方,这也算是对自家产品和系统的一种长时间测试。
 
2017年我们希望通过二代产品将技术和商业相融合
 

 
谈完了这次有意思的实验,我请Arkin展望一下未来。Arkin表示,易瞳科技明年主要的计划就是通过其二代产品将技术和商业相融合。“我们二代产品的工程机最快会在过年前后推出,当然在后面量产的时候,我们还需要解决双目摄像头的标定等一系列问题。而当我们真正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,我们的成本就会降下来,其实成本低也是视频透视产品的一个优势。“
 
在行业应用方面,Arkin说:“有时当我们探索一个行业的应用情况,我们不一定非把产品卖给客户,我们可能会把某些算法卖给客户,甚至我们可能会通过智能手机去验证这个行业会不会用到VR/AR/MR。今年我们把一代产品开源作为极客版发出去,也是希望获得技术方面的反馈,而我相信在我们验证过的、对VR/AR/MR存在应用需求的行业中,一定会有客户会选择我们的二代产品。“
 
我采访Arkin的时候,正好是他进行实验的第三天,当时Arkin跟我说了说他在这几天实验中的感受,他当时这样说道:“我会感觉自己像一个盲人,看不到方向。实际上每家初创企业都是一个盲人,并不能完全看清楚行业发展的方向,我们都是闭着眼睛慢慢在摸,而我们摸过的地方就在我们身后。盲人是看不到方向的,所以内心的方向是非常重要的,而既然我们也都是盲人,那么我们就必须按照内心的方向坚定的走下去。“我觉得Arkin这段话非常适合分享给每一位在VR/AR行业拼搏的创业者,让我们追随内心的声音坚定的一路前行,或许有一天,我们会看到最美丽的风景。
 
【913VR原创内容,转载请注明及回链】
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913VR虚拟现实

相关阅读